阿森纳官方球迷会OfficialArsenalCN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日记专访] [温格小屋]他是谁? [复制链接]

1#

他是谁?

翻译:上午八点

(未经本人和www.arsenalcn.com 同意请勿转载,获许转载后请注明本站域名www.arsenalcn.com和翻译人上午八点)


当他1996年来到阿森纳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听过阿瑟·温格这个名字。他仍然是一个迷,一个很有教养的绅士,一个对媒体遮遮掩掩、从外表到行为看起来都不太象一个足球主教练的法国人。但是现在,他很可能是英国足球界最有影响力的角色。除了他隐人注目的两部传记之外,Jasper Rees分别同那些最了解他的人交谈过,以挖掘他更多更为人所不知的细节——队员,教练和那些他成长的村庄阿尔萨斯里的人们。

2003年8月18日 星期一

卫报


五月的一个星期六,阿瑟·温格坐在加的夫千嬉体育场的教练席上。他的球队,阿森纳,正在另外一届足总杯决赛中拼搏,也是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三座。再看看场上,他的队员也在努力向着目标挺进。蒂埃里·亨利在点球区边缘接到传球,丹尼斯·博格坎普在右边路跑位接应他,然后亨利将球传给丹尼斯。丹尼斯不停球,将球搓回给禁区内的弗雷蒂·永贝里,永贝里在近门柱射门被一名防守队员挡出,却正好滚到了罗伯特·皮雷的脚下。没有其他词语可以形容了。看看球员们的跑位,就是诗歌——距离和节奏,美丽和优雅;法国,荷兰,瑞典,法国;技术、运动和意识的融合。

在教练席上,温格关注着场上的一举一动。当球越过球门线的时候,他一把跳起来,走到草皮上,做出他熟悉的庆祝动作:将一只肘放在腋下,紧握拳头,拍手称赞一下场上的队员。然后就走回教练席重新坐下。他只做了一半的庆祝动作,对于他来说,比起前几周阿森纳摧枯拉朽般的表现,赢得已经分量渐轻的足总杯所拥有的成就感大概只有前者的四分之一。

对任何习惯了他的肢体语言的人来说,那是克制的定义。温格似乎就是缺乏激情的代名词。看起来似乎在2003年春天里温格整个人都改变了。几个月以来,阿森纳所踢的似乎是前所未见的最出色的足球,甚至看起来根本就不象是一个英国俱乐部所应该踢的足球。在温格的预言中,权力似乎正在南移。然而,他们却突然嘎然而止,他们丢掉了第一的位置,而曼联,在弗格森爵士的带领下则象一个手提皮鞭的战车御者,最终无情的将阿森纳甩在身后。

这个古怪的动作的第一次展示是当曼联于四月中旬一个周三的晚上造访海布里的时候。比赛的经过充满戏剧性。曼联队首先进球,但是阿森纳意外的扳平了比分,随后在亨利助攻阿森纳领先的那个进球的时候很显然处在了越位的位置上。但是在一分钟之后,运气则传递给了莱恩·吉格斯的身上,在无人盯防的情况下,他头球扳平了比分。这是最愚蠢的一次失误。吉格斯还从来没有用头进过球。事实上,这些天来他几乎还没有进过球。在老特拉福德的杯赛比赛中,他将所有能够轻松进球的机会一个不剩的全都浪费掉了,阿森纳从而赢得了比赛。但是这次他抓住了机会,站在边线上的温格发狂了。他显得有些狼狈,事实上他被(这种愚蠢的防守错误)激怒了。他转向他的助理教练帕特·莱斯,苦苦的喊叫,喊叫时的手势象极了佛罗里达的拉丁风情。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在街道上完全迷路不知所措的人——这你不想看见的一幕让我震惊,但是你却无法将你的目光移开。

有观点认为那只是无典型特征的行为。事实上那种说法并不十分正确。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只要是可能的地方,温格就不会选择在球场的边线附近做这种动作。对他来说,甚至在更衣室里他都不会做这种动作。他为日本市场写过一本书,书名是“Shosha No Esprit”。“作为一个主教练,”他在书中写道,“压抑你个人的感受相当重要。整个队伍的感受才是最主要的。我已经习惯隐藏我个人的感情。我会永远首先考虑到球队的利益,这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这就是为什么在温格执教摩纳哥第一个赛季获得联赛冠军时攻入许多进球的马克·哈特利告诉我“你永远别想把他猜偷”的原因。隐藏是温格性格的一部分。那样做的后果就是,几乎没有人了解他。甚至在制造他的个人名片的时候只有人知道他的职业生涯大概一半左右的印象。在英格兰,当他1996年来到这里就任新任的阿森纳主教练的时候,充其量只能算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

周五供应rosbif

年轻的阿瑟·温格,是一个阿尔萨斯出生的小男孩,在60年代末的一个春天被马克思·希尔德发现。“他才18岁,”希尔德说,“为他的村庄的一支球队踢球。我当时在邻近这个村庄的另外一个村庄的球队执教。我们的队员要和Duttlenheim队比赛。我记得是周三傍晚的时候。具体比分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我们赢得了比赛。”他所说的附近村庄的队伍叫AS Mutzig,在希尔德的带领下后来成为阿尔萨斯地区最好的一支职业球队。队员们就是那些孩子,一群非常有希望的孩子。

时间相当久远了,那个时候英格兰是世界冠军。阿森纳,则是一支拥有帕特·莱斯,博布·威尔森和乔治·格拉汉姆的球队,当时他们已经数年没有品尝过双冠王的滋味了。莱斯后来成阿瑟·温格的助理教练,威尔森成为他的守门员教练,而格拉汉姆则是他的前任,也是他后来的对手。“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他,”希尔德说。“他是一名中场。踢球非常出色。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后我就和他取得了联系,第二年他就开始为Mutzig踢球,征战丙级联赛。”

希尔德已经70岁了,但是当我在斯特拉斯堡同他见面的时候,他身上似乎还带着少许的孩子气。这是一个二月的冰冻的周六早晨,这座城市,这个首都,这个欧洲的中心,正沐浴在一片宁静之中。

我们坐进了马克思·希尔德的车,前往Duttlenheim。我们下了高速公路,随后在一片坚固的现代建筑和迷人的古代建筑中慢慢穿梭。早在罗马时代这里就已经成为了殖民地,这里的名字Duttlenheim早在至少992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感觉上似乎这里的有些建筑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在一个院子里矗立着一座老式的木制农场建筑,旁边还有很多辆拖拉机。建筑旁边有一所房子——整洁,现代,完美的中产阶级——倾斜的屋檐,草地前面还有一个巨大的针叶树。门口的邮箱金属牌上标着“A·温格”。“A”在这里代表Alphonse(阿方斯)。

沿着门前的路继续往下走,就在十字路口附近,有一家饭店。这里的人把这样的饭店称为“Bistro”(小咖啡店),门的上方写着“La Croix d'Or”。阿瑟·温格的父亲阿方斯在斯特拉斯堡经营汽车零配件生意,但是他和他的妻子路易丝也拥有经营“La Croix d'Or”。这座房子以前一定是用于居住的房子,在房子的周围遍布着一些奇形怪状的水坑。在外面的一个黑板上名列着一些当天的菜式。在周五,他们供应Rosbif。

未来的阿森纳主教练,同他的姐姐和哥哥一起,就成长在这样一幢建筑里。就是在这四面围墙中,温格吸收了他的足球哲学中心原则之一:在足球世界里酗酒就是犯罪,哪怕是作为职业球员让酒精沾到了你的嘴唇。也许在这里用“吸收”这个词语并不太合适。

“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就整天待在La Croix d'Or ,”在低级别联赛中作为职业球员踢了很长一段时间比赛的希尔德说,他第一次饮酒还是在他36岁的时候。“他看了很多人在那里喝酒,还有喝酒以后的疯狂反映。”

在1996年,当阿森纳宣布温格成为他们的新任主教练的时候,他坚持让队长从酒精的瘾性中恢复过来。教育托尼·亚当斯从沉溺的酒瘾中清醒过来,慢慢远离究竟的困绕整整花费了温格两年时间。“对这种醉酒成瘾的状况他远不只抱着怜悯的态度,”亚当斯回忆说。“后来,在比赛场下他还和我分享了很多他的往事。他谈起了被带到了斯特拉斯褒的一家Pub中,留心观察了酒精慢慢改变人的过程,喝酒后在人们身上产生的变化等等。”

在周六午饭时候则显得很空闲。比起20年前温格离开这里,现在这里已经看起来漂亮多了。说这番话的是带着一抹灰白色小胡子的酒吧拥有者。在下午的晚些时候,这里将冲车着香烟、泡菜、啤酒的味道和Duttlenheim人喋喋不休的谈话声。几个世纪以来Duttlenheim人为人们所熟知是因为这个小村庄的近亲结婚。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同干净、消毒的外界截然不同的环境中成长起了随后尽力创造不吸烟、不喝酒、保持体重的良好俱乐部环境的温格。

在吧台上放着一分《阿尔萨斯足球》,一家提供本地关于足球比赛的周报。在这个只有一百五十万人口的小地方阿尔萨斯,却拥有八万注册队员。

“阿尔萨斯从来都是足球圣地,”希尔德说。“在我的孩提时代,足球就已经成为这里的第一运动。”在《阿尔萨斯足球》的前几页经常是关于斯特拉斯堡俱乐部的一些竞技消息,但是随着字体的变小,相关的比赛就更本地化一些。Duttlenheim队参加的阿尔萨斯地区联赛的一些赛事结果,就记载在报纸的后半段。乡村足球显得更加粗陋一些——经营摩纳哥的王子队,日本的丰田队和其他一些把足球带到世界的传统的老式足球俱乐部。正在烘干玻璃杯的一个招待员告诉我们说,“阿瑟是Duttlenheim的英雄。”听到这话我们并不意外。

希尔德的汽车在孤独的红绿灯的指示下右转,温柔的穿过这座静谧的村庄。我们穿过19世纪圣路易丝教堂(当然是天主教的了),穿过市政厅,穿过更多的机器房和平房,直到穿过了铁轨后我们才右拐,前面是一个小型足球场。球场的这边被公路所包围,另外一边包围球场的则是房子。穿过狭小的房子间的缝隙,我们来到了球场的边线。边线是完全开放的,在刮风的时候你站起来甚至能够给马做避风的地方。没有座位,没有阳台。这里也许最多可以容纳百来名观众,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必须把高一点的观众排在后面。

这就是当年温格学习如何踢球的足球场。在50到60年代的Duttlenheim,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但是在放学后,在周末,在假期,就是足球,或者看足球比赛。足总杯决赛是他所关注的第一项国外赛事,在50年代末期,在学校通过村庄的一台电视机。他应该看到了1961年托特纳姆热刺赢得双冠王之一。

那时候的孩子们总喜欢偶尔数数穿过村庄的车辆。“你们其中一辆是开着雪铁龙来的,其他的则是雷诺,”克劳德·温格回忆说,他和温格到底有没有亲戚关系,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也许我们的祖父是堂兄弟,”他暧昧的说。)我们每个人都相互很了解。“回想起那个时候没有人在假日里出门。我们整天都呆在一起。”

因为温格夫妇经营着一家饭店,所以他们无法时时刻刻照顾好他们的孩子。这个村庄里任何人都可以照顾小孩子。温格后来把这个村庄比喻成一个以色列的农庄。而事实上,如果真实这样的话那也起码是一个天主教的以色列农庄。年轻的温格很小的时候就把他的信仰献给了球队。当球队在周日比赛的时候他会在教堂里默念着祈祷书中的圣词来祝福球队取得胜利。

在他不祈祷的时候,他就会召集一些小朋友一起比赛。在那样一个小村庄里,想要召集每一方有11人的两支队伍参加比赛并不容易。温格为此要花费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来组织球队。否则(一旦无法召集到足够的人员)他们只有踢一个到两个半场足球。他开始将他的注意力放在速度和力量方面,那应该是60年代早些时候的事了,因为你需要这些信念来同比你强大、在人数上占优的对手作战。阿森纳经常在场上有队员被罚下后才激发出斗志,同对手拼搏,想来应该就是这个原因。而反而,当他们的对手只有10个人的时候,情形有时候却完全相反。

不只是这样,在他12岁的时候,他对足球中速度或力量的理解已经有些上道了。希尔德说他后来指责的队员其实已经“十分快了”,克劳德·温格说他“相当慢”。大多数人看起来都认同克劳德·温格的观点。他身材也很矮小,因此而得到了一个不太牙关的绰号。当他来到阿森纳的时候,大家叫他“虱子”,因为在他身上总能发生一些偶然,而且他也给人笨拙的印象(另外他还有一口严重法国口音的英语)。后来他们叫他“窗户”,因为他老戴着眼睛。但是当时还是十几岁的小伙子的时候,人们是这样叫他的:小不点。

“甚至在他12岁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名非常冷静,脑袋非常清醒的队员,”效力于Mutzig队的吉恩·诺尔·哈克说。他和温格一样大小的年纪,在十几岁的时候他总是站起来同温格作对。“他一直是一个技术出色的队员,是整个队伍的战术大师。他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但是仍然非常冷静。”在16岁进入Duttlenheim一线队的时候,温格的发育似乎就停止了。当他射门的时候,他仍然不怎么用头,或者至少不会在空中和别人争顶。当时他们是每周训练一次,训练的时间是周三的傍晚。除了监视他们训练过程的人以外,当时并没有专门给队员们讲解战术和技术的教练。在球场上,即使是队伍中最年幼的队员,温格也会看护着他们。“或多或少,实际上他已经是一个给别人提供帮助的人了,”克劳德·温格说。“阿瑟不是队长,他从来都不是。‘你做这个,你做那个,你做这个,你做哪个。’他是一名领袖。”

无人在意

在奥尔本外的阿森纳训练场——伦敦科尔尼有一个笑料。 队员们正在热身,阵容中拥有着一些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队员。皮雷,博格坎普,亨利。当他们正热身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温格,这个这帮天才一直忠诚信赖、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他的成功的法国人,决定让队伍练习罚点球。但是慢慢的,队员们了解到,作为球员他们的教练不值一提,他只适合作为一个推动剂,一个驱策者。他把俱乐部的传播经理叫过来,并在他面前开始带球。他因为控球而显得手忙脚乱。也许是因为他穿着一件在50年代看来让人无法满意的短裤。在阿尔萨斯,他的那双长腿还为人津津乐道,虽然慢慢的这些往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成为了记忆的碎片。他开始助跑了,虽然他的那双类似长颈鹿一样的腿显得有些缓慢。他老是试图玩一些诡计。如果他罚丢了,队员们会发出哄笑,嘲笑,轻蔑的哄叫声中似乎还有些恶作剧的犬吠声。但是当他把球搓起来漂亮的直挂球门的上角的时候,他会兴奋的转过身子,面对着他的那些天才球员们,等待着他们的反应,等待他们的鼓掌祝贺,等待他做队员的时候永远也不可能听到的喝彩。但是他的弟子们,这些世界杯冠军们,这些欧洲杯冠军们,却一起转身,将背影留给他。顿时满场寂静。

作为球员,温格的职业生涯的确有些默默无闻,如同场上的寂静一样。他踢球的时候给他印象最深的观众人数都不超过2000人。而在英格兰,默默无闻的球员摇身一变成为星光四射的教练,这样的例子太多了。看看弗格森爵士,阿特金森,格拉汉姆·泰勒(80年代的沃特福德)。他们也是作为球员普普通通,但是成为主教练之后最终获得了成功。

[此贴子已经被Henry2004于2005-8-1 12:05:28编辑过]

本主题由 管理员 cyrano 于 2014/12/17 20:46:58 执行 批量删帖 操作
TOP
2#

阿瑟是谁?

1996年8月,阿瑟·温格这个名字在北伦敦地区几乎没什么人知道。“阿瑟是谁?”标准晚报的头条这样问候温格。这是他生命的一个故事,从12年前在南希他开始执掌他家乡的球队的那一刻开始。在得到新工作的时候,他从来都不需要证明他自己,他只是自我介绍了一下。“我还记得当里奥奇被解职了以后,其中有一家报纸列出了三四个名字,”尼克·霍恩比说。“其中有维纳布尔斯,克鲁伊夫,排在最后的才是阿瑟·温格。做为一个球迷,我记得,那个时候我打赌一定是那个TMD温格,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而其他两位我都已经是耳熟能详了。我确信阿森纳会请一个你没有听说过的闷蛋担任球队的主教练。”

霍恩比现在正坐在一家名叫圣丹尼尔的饮食店里,这家店就位于海布里旁边,希尔大道向下走,就在这座古老而著名的足球场的一角。这家饭店的墙壁是用意大利东北部的一个小镇俱乐部乌迪内斯的黑白相间的颜色装饰的。这就是阿森纳队的餐厅。每逢周三以后的主场比赛,这里就会挤满了狂热而富有的阿森纳球迷,一起在这里喝着啤酒谈论着比赛。霍恩比和他的伙伴梅尔维因·布拉格一起坐在一个桌子旁边。

他们都会尽情吃喝,一直到大卫·戴恩和温格一起过来,有时候帕特里克·维埃拉也会一起,系统他们的妻子或者女友,经纪人,主任和其他各式各样的足球专家,在房子另一边的作为上坐下。当温格走进来的时候,大家会站起来给予他10秒种的热烈欢迎。如果阿森纳赢得了比赛,就是这种场面。但是如果他们没有赢得比赛,他就不会来,甚至即使当他们为了他的53岁生日而烘烤了生日蛋糕。阿森纳刚刚在主场输给了欧塞尔。温格对这次失败感到太生气了,他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即使戴恩如何哀求,他就是没有出来。

霍恩比的畅销书《狂热球场》,关于足球球迷的精神病理学的一本书,那其中在乔治·格拉汉姆时代的阿森纳球迷就被着重提到过。这本书走进了两个联赛冠军的内部,了解了一触即发的越位陷阱和坚固的1-0主义背后所隐藏的足球内涵。从某种角度上看,这本书让霍恩比摇身一变,成最位出名的阿森纳球迷和英国阅读面最广的足球作家。当他们相遇的时候,wenge显然已经听说过这个作家和他所撰写的已经被翻译成法语的书《Carton Jaune》。 “他说,‘哈!你写的Carton Jaune。为什么没有再写其他的书?’我说,‘我其实也写了一些其他的书。’‘现在还好吗?你靠写作维生吗?’我说,‘不不,情况比那好多了。’除了足球书籍之外你还想写其他的书籍,在他看来有些不可思仪。”

阿森纳努力寻找一个在足球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生活的人。温格几乎都是一个隐士,自从他搬进了他位于托特里基的新房子以后,每天晚上就在家里无休止的通过墙壁上的那个超大的平面电视观看比赛。

过了没多久,在英国的互联网上就开始流传了温格的一些关于个人隐私的传言。传闻说这位所谓的绅士有一个变态的性生活,他不仅仅喜欢女人,也不仅仅喜欢男人,他甚至连小孩子都喜欢。几乎没有经过什么太大的宣传,报纸周刊马上就开始流传了这么一个损坏个人名誉的不负责任的传言。

对于声称的目击者,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温格“勃然大怒”。但是至少在法国,不多不少的确有这么一条古老的传言。“在七年时间里除了晚上,我们一直在这里,也一直在一起,人们还以为我们是同性恋!”温格在执教摩纳哥时的助理教练吉恩·配蒂特说,他也是温格最亲密的朋友之一。

在那天有一场预备队的主场比赛。球迷们积聚在足球场周围,他们聚集了一组报社的人员——有些是足球作家,其他的是新闻记者和一个电视新闻团——他们都等在球场外,希望官方发言人就俱乐部的一些内部事物给出解释。同时,在俱乐部里面,在英格兰,他不能简单地就报纸恶意中伤他的这一举动提出诉讼,除非他们正式提出控告。这一点显然激怒了温格。然而,有人解释说,他可以迅速将之诉诸法庭,控告那些曾经恶意中伤你的报刊杂志。但是根据戴恩的建议和俱乐部发言人克莱尔·汤姆林森的警告,他决定走出来,站在海布里著名的老大理石厅门前面,直面这些人。

这是一个勇敢者的举动。按照亚当斯的印象,温格“讨厌直面”其他人,而现在在他想带领队伍参加一场普通的比赛之前却必须要直面。就象所有新闻杂志预料的那样,他马上就会卷铺盖走人了。但是,相反,他质问那些围观在球场周围的人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当有人提出那些未经证实的传言的时候,温格说,“什么传言?”没有人吱声。那些新闻记者,因为怕那些在场的球迷有所举动,就要求他们是否可以到体育场里面去,进行一个私人的记者招待会。汤姆林森拒绝了。那些记者见现在这种情况下也问不什么来,于是都灰溜溜的走了。温格就这样一把灭了传闻。 “我们都准备跳船逃生了”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是谁,在他来的两周前的一个星期六,温格出现在海布里,这一幕被人造卫星所拍摄并随后发布在电视画面中。我相信在球队的更衣室里也同样存在着疑问。作为一个俱乐部的最著名的球迷居然没有听说过温格,这是一方面,但是作为另外一个方面,甚至是俱乐部的队长都没有听说过。和霍恩比一样,亚当斯似乎从出生到现在都不认识这位新来的陌生人。

“我脑海里有一种感觉,TMD他是谁?他想干吗?他是做什么的?”当他接到俱乐部主席希尔·伍德从纽约的电话并被告知温格将成为俱乐部主教练的时候,亚当斯说。里奥奇已经被解职了,管理经理斯蒂瓦特·休斯顿也离开,去了皇后公园流浪者队,亚当斯和莱斯“坚持应付下去”,这位队长回忆说。“我从主席先生那里接到长途电话,他告诉我说,让我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重新振作起来,耐心点。’”他当时知道任何关于温格的事情吗?“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他不是那种已经证明是顶级的拥有丰富执教经验的主教练。他不是弗格森爵士。他不是当时知名教头——他不是乔治·格拉汉姆。” 温格签约的消息于8月20日发表,9月22日他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并于9月30日一个周一的早晨正式上任。“他悄悄来到训练场,”李·迪克森回忆说。“召开了一个小会,队员们都进来了,站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这位高大的、有些苗条的人,作为一个足球主教练无论从什么地方他都没有给我们的第一感觉留下什么印象。”

亚当斯说温格不是乔治·格拉汉姆。那正好是俱乐部为什么聘请他来执教的原因。格拉汉姆的最高成就就是1989年赢得了联赛冠军,随后就是接下来那个赛季重用青年军后迅速的更为人所著名的死亡。“乔治时代,一切都基于胜利之上,”霍恩比说。“如果他们没有赢得什么,那么就完全没有什么好看的。一个赛季下来我们要看那支球队的比赛超过20场以上。他们踢得太丑陋了。” “乔治有一支非常出色非常辉煌的年轻球星队伍,我们取得了很多伟大的成就,”亚当斯说。“在92-93赛季阵容就变得一文不值了,我们甚至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但是靠着这样一只平庸的阵容,凭着我们出色的职业态度,优秀的工作效率和辉煌的防守策略,我们赢得了欧洲优胜者杯的冠军。那次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个人没有能够再踢球,我处在个人职业生涯的低谷期。俱乐部似乎也是处处受阻。我们所有人都准备跳船逃生了。” 在阿森纳的历史中那是一段相当动荡的时期。曼联还处于绝对的统治地位,阿森纳只有依靠坚固的防守和依安·耐特一个又一个的进球才保持着对他们的竞争。“在里奥奇离开后,我们没有倒戈成为热刺球迷,这没有理由,”霍恩比说。“几乎每年都是阿森纳和曼联争夺在联赛排名的第一和第二的位置,人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认为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是事实上那并不是自然而然的。那是因为我们有温格。”

============================== 翻译后的话: 本文的部分粗口完全按照原文翻译,和八点无关。可能会引起某些不安,敬请家长留意

[em15]

在这里,感谢grantwewe给我们提供的英文资料。

[em06]

[此贴子已经被上午八点于2004-9-23 18:57:03编辑过]

TOP
3#

好长啊~~~

温格让阿森纳进步,带给阿森纳好成绩

阿森纳也让温格出名!

win-win

[em05]
TOP
4#

我只希望,

在我有生之年,

我可以翻译完这本类似书一样的贴!

[em27]
不想起床 盯着天花板休息
不想睡去 就看着照片笑着回忆
不想闭上眼睛 看看曾经我们的日记
有谁知道 上午八点的时候 我在想你
TOP
5#

八点要翻译。。。那么长啊!!![em04]
TOP
6#

不是太难的吧?你们两个分工好了。为了我们这些球迷!辛苦你们了!~~
TOP
7#

这么好看的美文居然没人欣赏?真是可惜! 哎~~我该停下了!
TOP
8#

估计很少有人够耐心读完全部的。。。
TOP
9#

我尽力好吧!

楼主也别说的这么夸张!其实有兴趣的话你也可以加入我们翻译小组的,既然你能理解这篇文章,说明楼主的英语水平一定很不错,怎么样?有想过我们一起帮助论坛翻译吗?

不想起床 盯着天花板休息
不想睡去 就看着照片笑着回忆
不想闭上眼睛 看看曾经我们的日记
有谁知道 上午八点的时候 我在想你
TOP
10#

就是呀,楼主可以和八点DD一起完成翻译嘛

[em08][em08]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